玄柩

梦之镜预告(真的只是一个渣废预告)

全员向,恐怖解密向,有有原力技能拟人
新生
“欢迎你来到凹凸公寓,金”
“你怎么来了?”白发的少年有些惊讶
“你好,L区95号的住户,很高兴认识你”被穿着白色运动服的男子护在怀里男孩温和打着招呼
毁灭
“公寓中心有一栋闹鬼的别墅,我们去冒险吧!”
“这个房间!?”暗红色的房间里到处是血迹
“记得凹凸大赛吗?”重伤的少女笑着问道
“这个世界是假,是由某个人的愿望而诞生得世界,你们早已经死去――在大赛里”
“不要相信任何人,你们中有人在说谎”

落花症

夜色已深,该休息的时刻。卡米尔缩成一团躲在被子里,咬紧牙关,心脏处传来阵阵疼痛,汗水浸透衣服“唔……好痛”雷狮担心卡米尔又为明日计划操劳熬夜,于是特地去他房间看一下,他轻叩门无人应答,起了疑心转动门把手进门,低声询问“睡了吗,卡米尔?”卡米尔听到敲门声和雷狮的询问声“还没有,正要睡,出了什么事”卡米尔努力维持声音不再颤抖,下床准备给雷狮开门“等一下大哥,我这就去开门”雷狮听他声音有点虚弱不太对劲,于是伫立门前等卡米尔过来开门,心中升腾起不好的预感,又劝自己别多想。卡米尔将房门打开“大哥,这么晚,是有什么事吗?”汗水从他的发梢滴落在地,眼睛里含着眼泪,身体因为疼痛有些颤抖“过来看看你睡了没有。”雷狮低头借助房门外微弱看着卡米尔,察觉到他的异样,伸手揉揉他头发却意外地湿润“卡米尔,你怎么了?”雷狮蹲下身来看到卡米尔的眼泪,双手搭到肩膀上察觉颤抖“哭了?怎么回事……”“我没事的……大哥”卡米尔将眼泪擦干净“既然大哥没有事情,那么我回去睡觉了”卡米尔毫不留情的拍掉雷狮的手,转身准备回到床上“大哥,记得帮忙把门关上”“诶……”雷狮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一想肯定有事发生,反手关上卧室的门打开了房间的灯,眯了眯眼“谁说我没有事情?”房间的灯被打开,有些刺眼,卡米尔眯起眼睛,转身看着他雷狮“既然大哥有事,那么就跟我说好了,现在已经很晚了”大脑被痛感占据,卡米尔脸上却依然没有任何表情。雷狮走到他跟前抱臂居高临下看着他,微蹙眉头“卡米尔,你有事瞒着我?”雷狮坐到卡米尔的床边“你先上床躺着吧,看你样子很不舒服。”卡米尔回到床上,躺在雷狮的身边“我没有……大哥,只是有些累了,今天是要和我一起睡吗?”“你总是说你没事……”雷狮眉头依旧紧蹙着,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,无奈伸手将挡他眼的头发拨撩开“最好只是累了……有事一定要告诉我”雷狮手停留在他脸颊上抚摸。卡米尔想和我一起睡吗?”卡米尔想了想,应该不会暴露身体不适的状况“大哥,一起睡吧,我真的只是累了”卡米尔从床上坐起来“有大哥在,我怎么会有事……”雷狮起身去关了灯,摸黑来到床上侧躺在卡米尔身边,黑暗中盯着他的脸“累了就快睡吧,我陪着呢。”卡米尔将自己缩成一团,睡在雷狮旁边,因为身体的疲倦很快陷入沉睡“唔……大哥……我好痛,好难受”雷狮一直心想着卡米尔的不对劲因此并未熟睡,身边人发出的呻吟,猛然惊醒,连忙伸手抱着他惊慌道“卡米尔?你怎么了!”“大哥……我的心脏真的好难受……”雷狮手忙脚乱地替人擦着眼泪,心想着果然出事了“痛?心脏为什么会痛……生了什么病吗?卡米尔?”“就是好痛……我真的不知道,大哥”卡米尔的意识逐渐清醒,大脑思考着还是给大哥添麻烦了。雷狮连忙起身掀开被子,迅速地穿好了裤子披上外套,将人从床上抱起来“我带你去医院。”他抱紧了人却发现腾不出手开门,索性一脚踹开门急匆匆地向大厅的医院去“卡米尔,坚持住!”卡米尔被从床上抱起,没有力气挣扎“我真的没事大哥,不用去医院的”“这还没事?卡米尔你今后再说这种话,我就!”雷狮一时气结却也说不知下半句该说什么,只得抱着他快步跑向医院“忍一下……”雷狮走的匆忙外套也没拉拉链,冷冷的夜风吹拂胸膛和腹部。“我真的没事……大哥,只是最近几个晚上心脏疼,早上就没事了”卡米尔被夜风吹拂,打了个冷颤,看了看雷狮没穿好的外套“倒是大哥,你这样不好好穿衣服会感冒的”“少说几句,我现在对你很生气”一路跑进医院挂号,在裁判球带领下去往诊断室“别管我会不会感冒,你先看看自己是怎么回事!”“估计是元力技能使用过度,休息几天就好了,大哥感冒的话,会影响到你的安全的。”雷狮被他柔软的头发蹭得胸口发痒,长出一口气缓和语气“先看看医生怎么说,我感冒不要紧,一群弱鸡不足为患。”抱着他坐到诊断室椅子上,对外人一开口又是嚣张跋扈的模样“医生,过来看病了!”“好吧……大哥要照顾好自己,被人钻了空子,就不好了”卡米尔悄悄使用元力技能,一点点把自己调轻。医生给卡米尔做了检查后,看了看诊断书,又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卡米尔“是落花症,祝你好运”将诊断书交给雷狮,便匆匆离开。雷狮听医生的话心里着实一惊,竟然是落花症,赶紧看向怀里的人,却发现体重渐渐减轻,一时间以为是变成花朵的前兆,急忙问他“卡米尔?卡米尔你还好吗……是谁?快点,快点去找他”跌跌撞撞站起身抱着他跑出诊室。“我没事……大哥”卡米尔急忙收起元力技能,苦笑了一声,习惯性的想拉起围巾却抓空“大哥是个笨蛋”他小声嘀咕,有些后悔使用了元力技能。雷狮跑到医院门口才发觉不知到什么方向,紧张恍惚之余听他说什么笨蛋之类,低头向他道“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了,卡米尔快说,是谁……”卡米尔纠结要不要告诉他,可是这种感情是不对的,但是又不想变成花瓣,让他伤心,深吸一口气“大哥……你先冷静下来,我喜欢谁,大哥冷静下来就能想到了。”雷狮长呼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,仔细在脑海中搜索着平日里点点滴滴,印象中卡米尔并不喜欢和其他人多接触,倒是自己和他经常在一起,似乎明白了什么,颤抖着声音询问“卡米尔……是说,我?”卡米尔看着雷狮冷静下来,说出了答案“是的……大哥”心里叹了口气,明明已经知道了答案却不相信,看来自己要变成花瓣了。雷狮紧紧地抱着卡米尔,心脏快要跳出胸膛,下巴搁在他脑袋上紧紧拥抱着,在清凉的夜风中感觉怀里的人身上的丝丝暖意,吸吸鼻子开口“卡米尔,我也是和你一样啊。”卡米尔不可置信的微微睁大眼睛“怎么会……大哥”感觉到心脏的束缚感渐渐消失,回抱住雷狮“大哥……”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后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几天后。雷狮从卡米尔背后抱住他“卡米尔!”正在想计划的卡米尔愣了一下,叹了口气“大哥,正在开会”一旁的佩利和帕洛斯默默的将墨镜带好

“一会出去约会吧,卡米尔”雷狮将卡米尔抱起

“好……大哥,你先放我下来”卡米尔将围巾拉高一些遮住脸